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查看: 17001|回复: 0

[文化论坛] 关于我县中医药文化建设的构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我县中医药文化建设的构想



   

本人出于对中医药事业的爱好,致力于中医药文化的研究已有二十多年,并先后出版了《医道擒魔》(学苑版)、《中医入门通俗演义》(中国中医药版)、《杏苑撷趣》(山东科技版)、《药名诗词联话》(香港艺海版)和即将出版的《中药的故事》与《中医今古传奇》(百花文艺版)等多部专著。同时在攻克疑难病的研究方面也已经有了一些突破,十多年来,在攻克恶性肿瘤上,也取得了一些成就,出版了学术专著《克癌方略》(学苑版)挽救了一些从死亡线上挣扎的癌症病人的生命,在全国己经有了一点名气,因而被聘为中华临床医学会常务理事、武汉癌症康复会名誉副会长、医学顾问。


几十年来,本人目睹了中医界的许多严酷现实,即现今的中医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中医逐渐地衰落下去了,中医己经后继无人!全国的中医医院大多数已经到了“门可罗雀”的境地!这些困扰着中医事业发展的原因是什么?难道这还不足以引起主管部门的官员们的深省么?


我国有那么多的中医药高等院校,每年都要培养出那么多“高素质的中医‘人才’”,可是,当他们走出校门之后,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都是一些高学历,低能力的白痴、蠢才。许多人挂中医的招牌,开的却是西医的处方。然而他们学的是中医专业,让他们做西医的事,准确地说:他们是学非所用。那就可想而知,他们的西医水平又能高到哪里去?

我曾经和一位中医本科生有过一次面晤,当我问及《内经》时,他竞然一无所知。我问道:“象素问的病机十九条,这么重要的知识,你难道就没学过?”答曰:“好象学过,但这东西没什么用处。所以也不愿去记它了!”


我认为,中医根植于中国的儒家文化,学习中医如果没有点儒学知识,中医是学不好的。儒学知识是中医药文化的先河,现在的中医药院校从来就没有给学生上过中医药文化课,要提高中医的素质,“素质”是什么?素质就是文化,有了文化才有品位;有了品位才能够成就当代的中医大家。我非常赞同孙思邈关于学医入门前,先要:“读五经,读三史,读诸子,读庄子”的主张,除了必须熟读《内》、《难》、《伤寒》、《汤头歌诀》等经典著作及基础理论外,还要读“四书”及古文、经史、书法等。


有一则小故事,说的是—人学医十余年,却很少有人找他治病。他的妻子问他:“你经常说自己的医术十分了得,可为什么就是没人找你治病?”他回答道:“这怎么能怪我呢!这些病人从不按照书本上所写的去生病,这叫我如何是好?”就这样的问题也的确困惑过不少的从医者,这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从医者不仅要有丰富的学识,而且还必须具备较高的“悟性”。


学识可以从书本中去获得,而悟性则是在书本中得不到、学不来的。这悟性就是所谓“灵感”,灵感—通,则可以随机应变。任凭疾病错综复杂,变化万千,只要医家凭自己渊博的学识,再加上高超的悟性和灵感,总会从复杂纷纭的病情当中寻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我曾亲眼目睹过许多中医界的前辈和同辈中,有许多人考试成绩名列前茅,而在临床实践中则是门可罗雀;可是也确有不少人考试成绩平平,甚至不及格,而他们的人气却很望。更有甚者,还有位老中医在与人闲谈时说:“李时珍会写书,但他不一定会治病!假若他像我一样每天都要接诊这么多病人,他还能写书吗?叶天士每天忙于诊务,没时间写书,所以他的《温热论》还是他的弟子整理的。”这话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所以说悟性固然重要,然而渊博的学识亦不可缺少,如能二者兼得则尽善尽美。可现实总是不尽人意,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者多,所以学习中医者众而成名者寡,也就不足为怪了。


人们常说:“中医看人;西医看门。”难怪眼下的中医院大多数都不是很景气,其根本原因就是缺少有悟性的中医,而看西医者只求门第高,设备全就够了。培养有悟性的中医,关键在于培养能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睿智,不是死记教科书上的文字,而是要如何灵活地运用这些文字的实际意义。这就是培养高素质中医人材的重要条件。


说中医博大精深,大概是中医这一门学科的精髓不太容易被普遍掌握的缘故。


与西医相比,中医的知识和内容强调整体、宏观和功能性,所以灵活性很强。西医以实验学、解剖学、组织学为基础,所以它较为清晰、确定、规范、标准,当然也就不像中医那么灵活。一个病例,从西医的角度来诊治,不同的医生,检查的结果是一样的,诊断的结论是一样的,所用的药物是大致相同的,药物在患者体内所发生的药理作用也应该是得到一致认同的,西医给我们的感觉是明摆在那里让我们来学。而中医却截然不同,不同地域不同流派的医生在诊治时,辨证的角度和用药的经验会差别很大,这就需要中医在学习中,不停地用心体会进退攻守,不停地感悟虚虚实实,不停地把握临证精华。


在一定意义上,中医的悟性也可以看作是需要我们有一种从中医的一大堆经典理论和传统认识中把宝物活生生拎出来的功力,需要孙悟空似的火眼真睛的眼力。当然,每一个人分辨和体会的角度和方式不同,所以悟性也不同,得到的本事也不同,甚至每一个中医的诊治风格和魅力也不同。


  但是,中医的悟性并不意味着故作神秘,故弄玄虚,也不等于不符合逻辑地随便推断,更不等于没有来由、没有根据的“医者,意也”。


  中医是一门艰深的科学,易学而难精。医生也绝不是泛泛地认得几味药,记得几个方就是中医。


一个高素质的中医,是任何西医所不能与之比拟的。一个名中医大则可以誉满中华;小则可以名扬千里,这一点足可以让西医望尘莫及。中医赤手空拳,在诊疗疾病上游韧有余;而西医如果离开了化验、B超、X光……便束手无策。


中医的品牌在于疗效,既有学识又有悟性的中医疗效必高,这样的中医有望成为医学名家;光有学识而没有悟性的中医疗效必低;这样的中医往往考试成绩极隹,而向他求诊者则寥若辰星,这类中医不适合从事临床,最好象我这样,让他从事中医药文化研究;光有悟性而没有学识则疗效较高,当然这样的中医大多数是靠吹牛取胜,所以民间有“十个中医九个吹”的说法。如果我们把最后一类中医进行多次“充电”,使之成为第一类中医,那么振兴蕲春中医则指日可待;第二类中医是不能从事临床的,因为我在前面已经说过,学识可以从书本当中去获得,而悟性却是在书本中得不到、学不来的。中医就是这么一个微妙的学科。


即使是一名既有学识又有悟性的中医,其学识往往也有许多局限性,众所周知,中国医学己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中医学的相关著作浩如烟海,充栋汗牛,尽管你穷尽一生的精力,也不能读完千分之一,据此,本人认为:中医除广泛涉猎群书之外,还应该选择攻克一项专科为好,把你所喜欢的这项专业钻深钻透,其前景是非常乐观的。


大家都能看到:凡是有起色的中医院,都是以专科特色取胜,如我省的洪湖县中医院和咸宁麻塘中医院,都是以治疗风湿病而闻名全国,还有河南有家中医院,是以治疗哮喘而名振全国,就连临县浠水中医院,也能以治疗肝病取胜;罗田县的中医院,因为有了名老中医座镇,再加上配有先进的医疗设备,也很有起色。而我县的中医院,却空有一块金字招牌,并没有专科特色,所以在全国中医临床的竞争中,没有什么可取的优势,故而门可罗雀。我们真的有些愧对祖宗啊!难道我县就没有名老中医吗?答案是是否定的。关键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唐.韩愈)”因此,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出路在于开拓中医的人才资源,绝对不能用那些高学历,低能力的所谓“学者”,要重视专科特色,重视高疗效,才是唯一出路。


如果能在我县建立一所中医肿瘤医院,起用原卫生局医政股长王纯当院长,让有悟性又有学识的徐宏超(漕河镇卫生院)任主任中医师,本人倒愿意献出自己手头上的一些“人气资源”,由于我的《克癌方略》自2003年经学苑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来,经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癌症患者前来咨询并且就诊,有许多患者要求来我这里住院治疗,因为我没有这个条件而回绝了。如果能在我县兴办一所有中医特色的肿瘤医院,我相信会把我县的中医品牌打出去的。此外,我们还可以在我县建立一所“癌症康复乐园”,并将“武汉癌症康复乐园”迁到蕲春来办,这件事该园负责人刘松寒(原湖北省新华医院院长)早就有此意向,只是苦于没有受到官方重视。因为我想创立全国首家中医癌症后续治疗机构----自然疗法中心,该中心利用天然野生无毒、无公害、无污染的新鲜中药材,榨取鲜汁,直接应用于临床,其疗效可以大大提高,而且成本低廉。当然这并不是本人的原创,1996年10月,经县台办主任,祝和忠先生介绍,我接受了来自澳大利亚“自然疗法中心”的大卫和麦克两位医学博士的来访,他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工作,并且向我介绍了他们的医疗模式,我没有去的理由是:1、我们也可以办这样的“癌症自然疗法”,因为我们这里已经具备了一切条件;2、我个人的生活条件并不差,没有必要去飘洋过海,为金钱所累。我把建立绿色自然疗法的想法告诉过刘松寒,并引起了她的极大兴趣。


中医药回归大自然,这是中医药文化的硬件建设。我眼下所做的工作,是中医药文化的软件建设。两者是相辅相承的,硬件如果没有软件的支持,这硬件就没有活力;软件如果没有硬件作后盾,这软件也必然没了底气。当然硬件建设要的是资金。


在软件建设方面:根据来自官方的信息:我县宣传部有意将本人的《医道擒魔》拍成动漫片。另外,最近我与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签约的《中药故事传奇》和《中医今古传奇》如果能将这两本书的内容拍成电视系列片,相信她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一定不会比眼下在荧屏中经常热播的电视情景剧差。


1992年春,我与时任李时珍药厂业务副厂长的张抗美先生到北京出差,当时游览了几处人文景观,对其中的“四大名著游乐园”感触很深。因为当时我正在撰写《医道擒魔》的第二章:药物篇,在谋篇布局上还没有“灵感”时,到了这里便茅塞顿开,一下子就有了灵感,回来后便一气呵成,才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想:

如果能将我在这个篇章写的内容(创意),还原于《蕲州影视城》内,一定会给游客一个新的亮点,她不仅能起到宣传中医药文化和传播中医药知识的作用,还能启发游人对中医药的浓厚兴趣。


建议成立蕲春县中医药文化研究会,并由周彭同志任县中医药文化研究会会长。吸收本县文化及医药界知名人士为会员,通过撰写论文的形势,来选拨优秀人才入会,集思广益,共同打造蕲春医药大县、文化大县新革局!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 收起 理由
旭颺风暴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0-1-12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蕲春麻将
大贤说得对,全力支持。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0-1-12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医道擒魔》的第二章:药物篇
神农国天士拜药王   百草郡新词迎贵客
诗曰:
[其一]
君臣佐使聚龙庭,风调雨顺享太平。倘有邪魔兴恶浪,虫鱼草木尽皆兵。
[其二]
当年肥水战符坚,鹤唳风声敌胆寒,尽是八公山上将,英名千古永流传。
药  物
    却说叶天士带了箱笼行李,别了家人,喜滋滋踏上清波路,兴冲冲入了顺风船,任凭雪浪龙腾,惊涛虎跃,哪管头重脚轻,站立不定。原来天士搭乘的乃是一艘商船,沿途要停靠许多岛屿,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行了两月之久。这日来到一处所在,听伙计们说此岛属蓬莱所辖,名叫“神农岛”,因此这个国家也就叫做“神农国”了。这里素来盛产药材,商人们来到这里,往往获利颇丰。天士闻言,即刻整衣拂袖,步出船来。踏上神农国土,遥见一座城池,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热闹非凡。天士进得城来,混入人流,信步朝一座宫殿走去。抬头一看,只见那座宫阙,红墙碧瓦,飞阁流莹,祥云缈缈,瑞霭腾腾。正自心旷神怡之际,忽见那厢走出一名官员,赤面银须,目光深邃,头戴乌纱,身穿蟒袍,腰围玉带,足蹬朝靴。他来到面前,拱手向天士问曰:“来者可是香岩君么?”天士答道:“然也!”那官员道:“下官傅山,奉旨前来迎接香岩见驾!”天士一听傅山二字,心中十分惊讶,即便问道:“香岩乃一介寒儒,今奉洄溪大师法旨,前往拟人国充任兵部之职,下官与贵国君臣从无过往。今听大人口称傅山,莫非就是当年隐居在崛崮山中的朱衣道长么?”那官员答道:“正是!正是!”天士闻之大惊,即欲整衣下拜。傅山将他一把拉住:“香岩少礼!”天士道:“久闻道长高风亮节,肝胆照人,今日相见,实为荣幸之至。但不知贵国君臣,为何有如此神通,竟然预知下官今日到此?”傅山道:“香岩有所不知。自从炎帝神农氏尝百草、创五谷,开国以来,天下生灵生疾而有药,果腹而有粮。后来他同黄帝、岐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一道升天了,便传位于孙真人坐了天下,改国号为‘神农’,充实府库,备足钱粮,更有长桑、扁鹊、仲圣、华佗、时珍,及刘、张、朱、李金元四杰等人,一同辅佐朝纲,把个神农国治理得风调雨顺,歌舞升平。在香岩未来我邦之前,早有三因祖师传来消息,故圣上降旨,命我今日此时,前来迎接!”天士问道:“这三因祖师是谁?他怎知下官今日要来此处?”傅山笑道:“天机不可泄漏,香岩日后便知,还是同我一道去‘素问宫’见驾吧!”天士依言,即同傅山一道,经过“灵枢宫”,便来到“素问宫”外。这灵枢、素问二宫,各是一进九重,总共一十八重,计有八十一殿。这日国王孙思邈正在同仲圣、华佗与东璧学士一起,在上古天真殿共议修身养性、延年益寿之良策,忽见傅山青主太尉前来殿前奏道:“启奏陛下!微臣奉旨,已将叶天士元帅接到殿前听宣!”国王闻奏站起身来,正一正平天冠,整一整紫龙袍,扬一扬云母袖,拂一拂海下须,眯龙眼,开金口,发玉音,对傅山太尉说道:“香岩乃人间俊杰,世上奇才,孤王对他仰慕已久,爱卿速去宣他进殿!”傅太尉领旨,步出宫门,对天士说道:“圣上有旨,宣香岩君即刻见驾!”天士一听,急忙整顿衣冠,随同傅太尉步入宫门,来到上古天真殿。一见国君,即行三跪九叩之礼,并三呼万岁!这国王龙颜大悦,开言说道:“昨夜灯花,今朝鹊叫,灵猫洗面,彩凤梳妆,祥云聚于宫外,紫霭耀于中天。又得祖师传讯,果然香岩今日光临敝城,实乃轩岐有幸,宝殿生辉。朕今日与仲圣、佗翁及东璧学士一道,在殿中共究导引吐纳、修身养性之法,深得其中奥秘,全托香岩之瑞气也。香岩初来乍到,对我邦风土人情还不了解。朕命东璧学士领你去百草郡漫游两日,那郡中一千八百九十二名文武官员,皆是东璧学士手下的得力之士,他们一个个身怀绝技,腹蕴奇才,待香岩一一见过之后,再来复朕!”东璧领旨,便与天士一道,谢恩而去!
    却说东璧学士李时珍,官拜百草郡太守之职,奉旨带领叶天士出了素问宫,前往百草郡去探望群英。一路之上谈笑风生,天士见他果然是睟然貌也,癯然身也,津津然潭仪也,乃拱手对时珍说道:“今日相见,实乃三生有幸也。”东璧道:“香岩少礼。吾自入神农国以来,蒙圣上龙恩浩荡,委以太守之职。比不得昔日在蕲州,一部《本草纲目》,使区区小有贱名。今在历代圣贤云集之神农之国,上有长桑、扁鹊、仲圣、华佗,连圣上都以师事之,还有刘河间、张子和、朱丹溪、李东垣这金元四杰,亦称旷世奇才,时珍乃区区一介村夫,何足挂齿?”说话之间,二人已到百草郡。天士举目一看,真个是:如入金谷之园,众色夺目;如登龙君之宫,宝藏悉陈;如对冰壶之鉴,毛发可数。天士大喜,禁不住拍手叫道:“真仙境也!”
    东璧学士将天士领到“聚贤亭”,双双落座在太师椅上,小厮端出时鲜果品。此时东璧一声令下:“各营军官人等,前来听命!”
    话音刚落,但见百草丛里,万花荫下,参天树底,七彩石中,秀峰顶上,碧潭深处……谑呐一声,涌出无数人来,一个个仪表不同,服色各异,齐向东璧参拜。东璧向众人说道:“今有拟人国兵部尚书叶天士大元帅,奉旨来我郡中访察。本太守今命尔等,按照新的编队,各向叶大人献上一曲,唱得好的,重重有赏!”
    众官齐声答道:“遵命!”
补 益 药
    这时,只见那滋补营中,一株三桠五叶之下,走出一个白胖小孩儿,头顶三棵红珠,笑容可掬,十分可爱。列位!可别以为他是个小孩,其实他已有百岁高龄哩!不然,他怎做得了滋补营中的首领?此刻东璧对他说道:“汝因得了‘延年益寿’的秘诀,才当了首领。今日有何妙曲献上?”人参笑道:“太守大人:俺这里有《戚氏》一首,为叶大人接风!”东璧道:“好!你就快快唱来吧!”于是人参当场起舞,开启童音唱道:
    “气虚人,生津救脱有人参;黄芪敛表;山药固精;凭白术,脾胃显功能;甘草和中缓疼痛;大枣扶脾补血,更医紫癜养心神。温肾壮阳,肉苁蓉好;杜仲壮腰有灵。看菟丝明目;沙苑滋肝;续断强筋。都云:狗脊甘温,强腰益肾;骨脂治溲频。巴戟天,最能兴痿,腰膝酸疼;益智仁,固精缩尿。鹿茸壮肾,阳痿能兴。仙茅痿起;蛤蚧喘平。碎补行瘀止痛疼。去湿淫羊藿,且疗阳痿、不遂之身;补血首称熟地,遇当归滋血又行经。首乌养肝滋肾;龙眼肉,善养心神。滋阴者玉竹、黄精;二冬滋肺胜沙参。杞子益肾;百合安神;龟鳖除蒸。”    一曲既终,补益营中笑声不绝。此刻天士望见一株矮槐之下,站立一位老人,即便问曰:“足下莫非甘国老乎?”老者答道:“然也!”天士道:“某闻当年巴豆大王派大将诃黎勒兴兵犯汉,汉元帅金石解兵败锁阳城。甘国老奉汉王刘寄奴之旨,前去议和,才有昭君出塞这段佳话。今日在此见到国老,实为幸甚!”甘草笑道:“大人别提了!打那以后,世人都道我是和事老了!”说得众人皆大笑不止。
    笑声之中,一妙龄女子向亭前缓缓走来,但见她:发挽青丝,面如满月,眼如秋水,唇若涂朱,齿如含贝,步态轻盈,举止端庄,落落大方。天士向东璧问道:“不知这位仙子,是何芳名?”东璧道:“此乃地骨夫人枸杞子也!”天士问曰:“妙龄几何?”东璧道:“已三百岁矣!”天士叹曰:“真神仙也!”这时枸杞子对天士说道:“当年太守大人去宁夏,经泥山,见妾将老人捶打,因问其故。妾曰:‘乃妾之子也!’又问:‘汝年几何?’答曰:‘一百六十岁。’昔有伯父,隐居于华山,一日归,见妾夫妇年老无子,手足不遂,遂令服一药,名曰地骨。春食其苗,夏食其叶,秋食其子,冬食其根,至一年身轻体健,气力加倍,手足顿愈,变为童颜,乃生此子。妾恼此子不服此药,故捶击之。后来此子走出家门,百年才归。”说时她走进人群,拍着一少年肩膀;“此即妾之子何首乌也!”天士视其人,发如墨染,面似涂丹,两目精灵,举止风雅,便问曰:“足下也是服食地骨而返老还童么?”首乌笑道:“非也!自那日被母亲责打之后,一气之下,便携妻逃到顺州南河县去。当时我夫妇俱已年过花甲,气力已衰,无处觅食,只好靠垦荒度日。不期在挖掘荒地时,挖出许多地精来,形同甘薯,我见它长得可爱,便拿回烹食。当时苦涩难以下咽,便将它扔进泔水缸中。过了两日,家中存粮已断,只得又将它捞出充饥,岂知它经过泔水浸泡之后,苦涩之味已去,虽然不算可口,倒也可以填塞饥肠,于是便长期吃它。一年之后,我夫妇头发由白变黑,容颜转少,落齿重生,数年之内,连生三子。故世人皆称我何首乌也!”天士听罢,赞叹不已。
    接着又见一名少年,面色红里透黑,披一件翠绿青衫,出来对天士笑道:“叶大人还认得我么?”天士惊讶道:“足下莫非是桑田处士桑葚子乎?”那少年答道:“然也!”天士问曰:“汝当年须发皆白,体弱多疾,只几年不见,为何变年轻了呢?”桑葚子道:“元帅有所不知。大凡人之衰老,必先从肝、肾衰起。在下这几年来,在神农国练就一身养血祛风、滋肝补肾之功,昔年那眩晕、失眠、耳聋、目昏、消渴、便秘诸疾,不久便好了,全得力于每天早晨饮一杯桑果之汁也。”
    这时,天士的目光在滋补营中搜寻一遍,便向东璧问道:“怎么今日黄老将军——黄芪没来呢?”东璧道:“黄老将军到北岳恒山修炼去了,故而未到。”
解 表 药
    此刻,解表营中分辛温、辛凉两队,站了出来。只见辛温首领麻黄对天士拱手说道:“末将有一首《梁州令迭韵》,为叶大人接风,请多多指教!”
“风寒宜发散,宣肺麻黄平喘患,桂枝行血且通经,温肾行阳,表虚常自汗。细辛止嗽头风免,荆芥行疲除痉挛,紫苏理气安胎善。槁本医头患,羌防去风多验,素知白芷可医疮,辛夷通鼻,葱白可发汗。香薷散湿理中州。透疹胡姜揽,胃寒呕吐何求?生姜化饮君常见。”
    麻黄方才唱罢,忽见辛温队里闪出一名女子,高声叫道:“启禀太守,妾有一事不平,请太守定夺!”天士见她生得体态苗条,肌肤白嫩,一身翡翠新妆,穿戴十分得体,举止雍容华贵,行动香气袭人。东璧问道:“白芷夫人有甚不平之事?快快讲来,本郡自有公断!”白芷道:“自古以来,世人只知妾有祛风止痛,发汗疗疮之能,而忽视妾有一身香肌玉骨,最能化湿醒脾,振动阳明之气,故而妾有愈久泻之神通。前日妾在白术兄长面前谈论止泻之事,他还笑我班门弄斧!这岂不冤煞我么!”东璧道:“夫人不要心怀芥蒂,此乃本郡当年一时疏忽,没在《本草纲目》上注明。今日就请叶大人作证,声明夫人有醒脾升胃之功,乃止久泻之高手,夫人以为如何?”白芷深深一揖:“多谢太守大人明鉴!”东璧道:“本郡将尔等列在发表营中者,乃是为了便于归纳起见。其实,尔等的本事,却早已超越了发表之范围。譬如麻黄乃发表之首领,有时不发汗者亦有求于他:如水肿得他,有提壶揭盖之用;哮喘得他,有宣肺平喘之功;脱肛得他,有下病上取之妙;遗尿得他,有调整水道之能。”
    接着,辛凉队里,走出一位柴胡公子。他头戴小黄花帽,身穿竹叶青衫,对东璧说道:“在下有一曲《浪淘沙》,为叶大人洗尘。”他唱道:
“肌表感风热,薄荷有责,柴胡清胆疏肝杰,透疹葛根兼止痉,豉捣烦热。举陷升麻得,清肝桑叶,牛蒡宣毒平痰咳,菊花明目且医疮,正好凉血。”
    柴公子歌声一停,忽听人丛中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原来是一名年方二八的少女,娇美动人。天士问道:“姑娘莫不是甘国老的千金菊花小姐么?”那女子道:“正是!”天士道:“素闻小姐博学多才,出口成章,故陶潜有东篱之句,黄巢有秋风之吟。今日幸会,就请小姐即兴吟诗,聊以助兴,不知尊意如何?”菊花小姐答道:“婢子不才,既然大人如此雅兴,那就让我改动一下黄巢的诗句,在此献丑了。”于是她启朱唇,露碎玉,吟道:
“飒飒秋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若是逢青帝,定与桃花一处开。”
    众皆拍手称绝。东璧赞道:“菊花小姐天下奇才,岂是群芳可比哉!”
清 热 药
    接着,清热营中,分降火、凉血、解毒三队,列在亭前。但见降火队里走出了凝重、俊雅的石膏博士,对天士说道:“在下有一曲《永遇乐》,愿在叶大人面前献丑:
降火营中,当清肺胃,石膏为首。
止嗽滋阴,更须知母;玄参能解毒。
清肺芦根;除烦栀子;竹叶清心止吐。
宣黄连泻心止痢;黄芩清肺止嗽。
黄柏医疮;胆草利湿;秦皮可清肠垢。
苦参治痢;荷叶消疲;青葙明目久。
夏枯清肝;决明益肾,眼疾休搔首。
君不见,清热胡连,退疳疗瘦。”
    歌毕,东璧指着一名紫冠羽衣的女子,对天士说:“当年本郡在弱冠之时,偶感风寒之后,久咳不愈,遂致咳而痰多,骨蒸烦热,遍服诸方,月余不解,以致吐衄下血。多亏这位黄芩小姐,为我泻了肺经气分之火,才得以挽起沉屙!”黄芩说道:“区区小事,太守何足挂齿!婢子在清热营中,滥竽降火队。太守在《本草纲目》中曾为我表明‘疗诸失血’之功,不期世医目光短浅,无视婢子的止血功能,实为憾事!”东璧道:“这事不难,本郡今托叶大人多多为你宏扬善果!”天士点头称善,黄芩拜谢而下。
    接着,凉血队里的黑衣天使生地黄对东璧说道:“在下蒙太守知遇之恩,每逢生血脉、益精髓、聪耳目、退劳热、补肾虚之事,太守每有差遣,在下无不乐而为之。今日叶大人光临,献上一曲《声声慢》,以表敬意!”
    “凉血清营,犀角安神,可止妄行热血。生地滋阴,丹皮善退蒸热。青蒿清胆除蒸,地骨皮清肺止咳。解骨蒸,看白薇医疮,银胡退热。有白头翁,止痢又医疮疖。须知一派清凉,总把滋阴对君说。休怕那:血热发斑,早凉夜热。”
    歌毕,天士对犀角说道:“素闻阁下自西域到神农国以来,神农国待以上宾之礼,真乃可喜可贺!”犀角听了,说道:“大人啊!我在人间备受青睐,世人无不知我犀角有清心热之功者,只要有神昏谵语、邪入心包之患,都来求我。我平时结识的知己是欧阳修公。他在《归田录》中写道:人气粉犀。实乃真知灼见!”天士叹曰:“真奇士也!”
    这时:清热解毒队里走出一名妙龄女郎,但见她齿如含贝,面似羊脂,移动时芬芳四溢,向天士深深道个万福,然后开言道:“妾乃金石解之女金银花小姐是也,今有《水调歌头》一曲,为叶大人接风!”天士大喜道:“若聆得小姐一曲清歌,定可延年益寿!”银花小姐唱道:
    “解毒医疮疖,银花众口夸。连翘解表,射干平喘入喉家。疡毒蒲公英妙,地丁清肠尤止痢,疗毒岂容它?马勃疗咽痛,蓝根已毒邪。鱼腥草,解痈毒,净脓花。败酱祛瘀,肠痈肺疡是冤家。土苓医疮化湿,蚤休善疗崩漏,瘤肿亦宜它。看山慈姑子,热痛是行家。”    曲终之后,又见走出一名女郎,头顶金丝蕊,腰围七叶裙,身材窈窕,面似芙蓉。东璧视之,乃七叶一枝花白蚤休女士。只见她缓步朝天士走来,对他说道:“自从太守大人赠‘七叶一枝花,深山是我家,痈疽如遇者,一似手拈拿’的诗句之后,世人无不视妾为医疮解毒之女也。全不晓妾有断红止崩之功,实为憾事。今蒙银花小姐在歌词之中加此一句,妾感激不尽。不知太守意下如何?”东璧道:“此乃当年时珍之误也。银花小姐加此一句,正合我意!”蚤休女士拜谢而去。
祛 寒 药
    接着,东璧说道:“阴寒凝聚、痼冷成冰,非温里祛寒、回阳挽逆之师,不能捣其巢穴。今命祛寒官献上一曲,以享阳光丽日、温暖如春之境。”这时,但见祛寒队里,走出个干姜老丈来。别看他弓腰驼背,脸色蜡黄,却有侠肝义胆,火热心肠。他拱手向天士说道:“老朽有一曲《苏幕遮》献上:
祛寒乡,温燥味,吴萸止呕,草果温脾胃。干姜止泻能温肺,丁香治吐,温肾推肉桂。蜀川椒,肠虫畏。附子把阳回,温肾且行水。止痛良姜,数它能暖胃。”    这干姜的歌喉,洪亮之中略带几分沙哑,倒也别有风趣。忽然,在祛寒营里,闪出一位少年将军,满脸怒容,向干姜叱道:“干姜!你这老儿可知罪么?”干姜一看,吓出一身冷汗。你道这少年是谁?原来他是太守大人的同乡蕲艾。只因干姜在歌词中没提到他,风头没有出来,你看他气也不气?就凭太守同乡这点资本,百草郡谁都怕他三分。到底姜是老来辣,干姜急忙赔下笑脸,向蕲艾说:“小将军得纯阳之精华,可挽回欲绝之元阳,起沉屙为康泰,平哮喘有殊功。温经止痛、止血安胎,非小将军难以胜任。将军是:‘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灸疾,功非小补。’实在不同凡响,岂能同我等俗流并列。”干姜这老儿,鼓动如簧之舌,硬是把蕲艾这一腔火气压了下去,令他转怒为喜。
    接着,祛寒队里又走出一名青面黑发的壮士来,拱手向东璧说道:“启禀太守,在下乌头,当年颇受仲圣青睐,每逢攻历节、平寒疝、克心痛、破坚症,哪一阵少得了我?如今在祛寒营里,却无我立足之地,这有失公平吧!”东璧说道:“汝虽然温热之力逊于令兄附子,但宣通之力却独胜一筹。将你列在温热营中,亦不负汝之才华。也好,你就在这儿供职吧!”乌头拜谢而去。
祛 湿 药
    这时,祛湿营中,分化湿、渗湿、逐水三队,列于聚贤亭前。
    但见化湿队里,闪出一名半老徐娘。她腰肢苗条,芬芳四溢,却也不失华贵风雅。她对天士说道:“妾有《浣溪纱》一曲,与诸君共赏。”天士一见,原来是藿香女士。只听她唱道:
化湿辛温气味芳,藿香温胃止呕良,
扁豆扶脾助胃阳,苍术运脾尤止泻,
木瓜止痛舒腓肠,佩兰宣表益脾乡。

    这藿香女士的一曲清歌,宛如行云流水,众皆称赞不已。这时,忽听佩兰小姐出来说道:“藿香女士原在西天佛国修行,只因伏虎罗汉打坐参禅时,放出一股口嗅,便乱了她的本性,这才返本归真,来到神农国。你看她还有几分仙风道骨哩!”这时木瓜亦笑道:“难怪那天我发生口臭时,藿香女士只在我面前翠袖一挥,我便满口清香了。原来我是沾了仙气啊!”
    接着,渗湿队里闪出了白面书生茯苓。只见他骨骼清奇,举止文雅,开言说道:“小生有《永遇乐》一首,请叶大人赐教。”
渗湿门中,茯苓养心,猪苓利水。
泽泻通淋,且疗昏眩,涤饮功当伟。
防己止疼,且能消肿,薏苡排脓通肺。
赤小豆,疗疮止痢,萹蓄通淋可贵。
前仁亮目,瞿麦通溲,萆薢痹疼何畏。
木通通血,灯草清心,滑石暑天得水。
地肤止痒,茵陈退黄,淋漓莫负石韦。
冬瓜皮,善疗水肿,舍此其谁?
    这茯苓刚一唱罢,忽然见到本门中的一员小吏——海金沙,抖动身躯,飘下一缕缕金黄沙雾,似有不平之色。于是他继续说道:“小生还有一首绝句,专为海兄而吟。”
    山间觅得海金沙,解毒通淋可问他。
    善利小肠清湿热,钩虫一见遇冤家。
    海金沙一听茯苓为他吟的这首赞诗,在众人面前出尽了风头,真个似醍醐灌顶,甘露滋心,立即笑逐颜开,心花怒放,急忙向茯苓谢道:“依小弟之见,苓公子的舍弟薏苡先生,性情清淡和缓,有补中益气之功,当列于滋补营中才是。”薏苡笑道:“不敢!不敢!小弟只能对付筋急拘挛,不可屈伸,久风湿痹之邪,列在祛湿队里,心愿已足。要说该列于滋补营么?我茯苓兄倒是当之无愧。他乃是愈心悸之能臣,治汗出之高手,他倘未列于滋补之林,我辈则更是无话可说了。”
逐 水 药
    接着,逐水队里闪出一员赤面黄冠的虎将,向天士说道:“末将有一曲《更漏子》,为叶大人接风!”天士视之,乃红芽大戟是也。他唱道:
    逐水将,斩雄关,商陆治水何难?牵牛子,消胀满,腹水硬伤肝。涤饮邪、平喘满,大戟芫花有验,通二便,疗癫痫,甘遂凯歌还。    天士道:“它年若破水关泽寨,攻城御敌,非此等英雄,难建奇功也。”大戟道:“在下与甘遂、芫花兄妹三人,自从当年极力反对昭君和番一事,得罪了甘草之后,世人都视我等为主战派而畏之如虎。其实,我等泻水消痰、消食导滞之能,不可低估。诸如正盛邪实,痰涎雍塞之患,我等迅速可排。即便是两尺婴儿,遇有顽咳之患,只要有我兄妹三人,麦糊作丸,投之无不克敌。小儿倘不畏我,堂堂七尺之躯那就更不用怕了。望太守大人明鉴!”这时甘国老气得满面通红,他向天士说道;“大人千万不可听他花言巧语!小儿不怕他,那可是初生乳犊不畏虎也!”天士笑道:“甘国老不必动怒。红芽将军虽然性情刚烈,但亦是忠勇之士。记得当年仲圣慧眼识贤才,命大枣作向导,让他兄妹三人前去攻克胸腔积水之悬饮为患,后来每遇水肿腹胀,他兄妹亦屡建奇功,真可谓常胜将军也!”红芽大戟等人感激不尽。甘草不欢而退。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0-1-13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的构想很强大,读来让人感动,让人激动,让人热血。我为我们的家乡有这样一位忧国忧乡忧民的老人而高兴而感动,陈老不仅忧,而且还实实在在的把忧转化为一种想法、一种行动。我觉得这个构想是我进入论坛以来所看到最好的,非常希望陈老的愿望能变成现实,切切实实的为百姓服务。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0-1-13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力支持,愿陈老的提议得到县重视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0-1-1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赤手空拳,在诊疗疾病上游韧有余;而西医如果离开了化验、B超、X光……便束手无策。"
这话说得欠客观,拿事实、拿数据说话吧?可以医治的病种、诊断符合率、痊愈率是西医高还是中医高,是不言而喻,否则不会出现中医药渐渐被边缘化的局面。本人对中医药不太了解,感觉现在中医药与戏曲差不多的处境,需要国家拿政策大力支持和推进才被人们重视。出现这个状况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值得大家好好探讨。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0-1-13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0-1-1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现在国家已经很重视了。开始加大宣传和发展的力度。从电视里都可以看出来,现在电视台都在黄金时间搞有关中医的栏目。很是吸引了一大批的观众。陈老先生的文章很有见地。但让政府再来办一所中医院似乎不太可能。漕河的医疗资源不是少了,而是多而不精。国家现在提倡医疗事业民营,在中医方面民间资本更是大有作为的,因为对硬件的设施相对来说要求低些,我倒觉得陈老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融资办一所民营的中医院,为蕲春乃至全国人民造福。政府也肯定会大力相助,大开方便之门的。

    如果再说点题外的话,就是本人不太懂中医,但本人断文识字。觉得中医要改进的地方太多了。自明以来从理论上到实践好象都没有么事进步,现在还是言必称黄帝内经。嘿嘿。西医说的很明白的事,中医左一个阳气右一个阴气弄得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以。中医能治病,也能治大病,治疑难杂症。是好东西,是祖国瑰宝。但不能说的明白一点吗?不能说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吗?我夫人是很信中医的,天天看这方便的电视节目。没法我也只有陪着她看,昨天晚上北京台一栏节目就是讲中医治病。一个妇女问为么事到晚上手脚冰凉。中医专家说,一到了晚上人就阴阳交替,阴气上升。导致邪气入侵,特别是子夜时分更甚。但我知道西医的解释是,人睡着了,心跳慢了,血流慢了,四肢离心脏最远,所以这样。你看哪个说的好理解一些?呵呵,一家之言。外行胡言乱语。如果有不敬之处,请多海涵。

点评

好犀利的见解哦!不错不错!  发表于 2012-11-9 13:44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0-1-14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先生,蕲春又一宝!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回乡过年,流量是岔的咯!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