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查看: 4136|回复: 6

[随笔] 【捡破烂】(张瘪头搬家续集)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0-25 21:41 蕲春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age.jpg
                               捡破烂

                  〖《张瘪头搬家》续集〗

                             文ll杨子江


       秋日,微醺的太阳有气无力,醉态的步子摇晃凌乱。刚刚蹒跚的遁入西边黛蓝色的山埜,那一抹红光撒漫发散处,彤云就渐次幻化成赭色、紫色、灰色、墨色。墨色当头,天也黯淡下来。

      黄昏来临,那些喜暗惮明的动物--蝎子、蝙蝠、老鼠、刺猬、豺狼、老虎、猫头鹰、莹火虫…照例纷的出窠倾巢,暗地活动。老虎、豺狗似乎绝迹,老鼠无穷无尽。张瘪头摇头晃脑踩三轮车,车轮转的飞快,目的地越来越近,仿佛闻得到老鼠吱吱咔咔的啮牙声。他悠然一手扶把手,一手娴熟顺到屁股头,拿过茶杯,扭开盖子,仰头撮嘴,吱的一声抿口小酒。腮帮不停鼓动,酒水婉转循环,等满口黏膜染过酒水,才咕噜一声的咽下。嘴里嗯嗯唧唧,俨然全身每寸肌肤、每个毛孔都舒坦都惬意。过后不停咂巴嘴唇,回味悠绵。这当口,目的地到了。

       这是一爿别墅群--清色一模一样、白墙红瓦、回廊立柱、飞檐翘角的四层别墅楼,整齐划一矗立于山麓。山叫翠山,顾名思义,山上绿树成荫,红叶翩翻,黄花满地,藤萝掩映,翠嶂晃眼…满眼绿色的山头硬生掘出一块坪场,黄土裸露。虽有建起的别墅遮掩,但在自然绿影婆娑的环境里,也有些不协调不和谐,显得瑜不掩瑕,俨然美女脸颊的一颗疔疮,看的人别扭。原生态森林公园,转瞬成了富人的后花园。

        张瘪头名义上收费品,三轮车也戗有秤杆。其实,收的少,捡的多,废品都是捡的。毕竟捡的东西不要成本,一分一厘都是赚的。捡也不好捡呀,卖屁股吧,前面一大溜白花花的屁股,轮不上自己。自然要动些心机,他摸索出门道,别墅群的人都是富人,稍微不称心的东西都扔了。运气好的话,能捡到电风扇、电视机…拿回家通上电,电扇呼啦呼啦的转,电视哇啦哇啦的叫,好端端的,只是样子过时而已。小屋里头用的电风扇、电视机都是捡的。其它日常生活用品也是能捡则捡,他的人生哲学就是捡的哲学。话又说回来,一个大半生摸惯牛尾巴的农人,摇身一变,成了市民,又无立锥之地,又无用武之地,又上了年纪,除却捡拣破烂,又能够做什么呢?

        富人丢东弃西也不是随随便便,及其注重时间场合,顾虑影响,一般趁黄昏的时候扔东西。张瘪头掌握规律,兜好当口。有一次,别墅门口几个垃圾桶里,满满当当塞满了书籍,地下也扔有一些装修垃圾,显然有人搬进新居,嫌弃旧东脏西,当作累赘扔了出来。也是的,新屋装修富丽堂皇,灯光焕彩,要这些垃圾书籍干嘛呢,既碍观瞻,又抵手绊脚,干脆扔了撇脱开来。虽说他大字不识几个,但也能看出一些眉目--小学、中学、高中课本…字典、辞典、辞海…中国的书外国的书(密密麻麻的蝌蚪字)…文件、稿纸、作业本…选集、语录、讲话…林林总总的废书摞满了三轮车,张瘪头吃力拖回家来。整理的时候吃一惊,那些1-4卷,1-5卷的选集,那些封面印有秃头、大胡子头像的书籍,他十分熟悉。这些书籍过去可了不得,都是供奉神龛上的神物,朝朝暮拜的呀。现在,他们说不要就不要?说丢就丢?都当垃圾扔了?恨不能摔到爪哇国里去?么得了喔,张瘪头心头难过,颤抖的双手仔细捋平书脸。白色封面虽已发黄,内页却簇新,显然无人翻阅。他把书一套一套依次摞好,抚了又抚,摸了又摸,又用牛皮纸包装起来,小心放进衣橱。张瘪头整理、珍藏书籍的神情很郑重很俨然,翻书的时候甚至净了手。这些书他很看重,里头的话曾经鼓舞几多人,也激励过自己。直到如今,他还能够整段子整段子背诵,还能够唱出来呢,就是到死也不会忘的呀。张瘪头很疑惑,难不成这些书落伍了?难不成里头的话过时了?我看未必。他们不要,我这个农民老粗,不,我这个无业市民要呵。其它书可以卖掉,这些书要好好珍藏,永远也不会卖的。张瘪头自言自语。

        过了两天,又一个黄昏来临的时候,张瘪头照例又来捡东拣西。正当他伸手在垃圾桶里捣鼓,忽然拢来一个女人,昏昏黄黄的路灯虽说朦朦胧胧,却也可以看清女人模样,大概这就是所谓光彩照人的魅力所在吧。那妇人四十上下,体态丰腴,打扮入时,长相漂亮,神态优雅。师傅,前两天我扔掉一些旧书,老公知晓后大发雷霆,说不该把那两种书扔掉,你捡了没有?如果捡了,我出钱收回来,不要你吃亏,钱不是问题。那妇人开口说话,声音像银铃一样好听。张瘪头心头暗喜,心想,要得,不错,知道那些书籍重要。张瘪头从不要人家有用的东西,别人扔错物件,回头来找,只要他捡了,并且没有卖掉,总不厌其烦帮忙寻找,找到后还给人家。

       哪两种书?张瘪头不动声色问。一本黑色《厚黑学》,一套黄色《官场笔记》,后者全套12本。妇人清楚地说。张瘪头大失所望,摇摇头说,黑色、黄色确实没有留意,就是捡到也当废品卖了,这会儿怕是打成了纸浆呢。白色书倒留有几套,舍不得卖掉,如果有用,明天带来给你。那妇人回道,我老公说了,白色书不要也罢,扔了就扔了,无关紧要。关键那黑的黄的两套书,很重要,要时常温故。张瘪头疑惑的问,那是什么样的书,这么重要?妇人回道,你不知道,黑书教人如何黑心肠厚脸皮。黄书教人为官做府四时圆滑,八面玲珑。说不该说的话,我老公把它当圣经读,学以致用,才有今天的发达、今天的位子呢。只怪我一时糊涂把它扔了。呃,和你说也不懂,没看见算了,我要去广场跳舞,她们等着呢。说完,那妇人扭捏起又浑圆又尖翘的屁股,款款的走了。张瘪头望那妇人远去的身影,张大嘴巴,一时回不过神来。月亮才将露个笑脸出来,即被几片乌云笼罩,清白朗明的夜色霎时被天扔掉,四周一片漆黑,张瘪头就着昏黄的路灯,赶紧打道回府。

       张瘪头有时候还拾到吃的东西。对于那些瓶瓶罐罐的饮料,包装精美的食品,他很谨慎,也不屑一顾。这些东西就是好的,也不可以乱吃滥喝,何况人家丢弃的。多少人得些奇奇怪怪的病,多少人不能够生育,都不是它们害的?碰到这些东西,罐装的他会倒掉饮料,踩瘪罐子,其它东西分门别类卖掉。去年冬季,临近年关,那时候还没有搬家,他捡到一条大鱼。多大呢,这样说吧,他六十多岁了,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大的鱼,垃圾桶里塞不进去,被人遗弃桶旁,直挺的躺着,像个婴孩。显然没及时处理,导致有些异味,否则人家也不会扔掉。这条鱼张瘪头看中了,他要,他很内行,知道冬季气温低,鱼的肉质在低温下发醇,虽有臭味,但肌体仍然有弹性,肉质照样新鲜,并没有腐烂。回家过大盐腌一下,晒干,开春吃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香鲜味道。臭生不臭熟嘛,就像臭豆腐一样,闻着臭,吃来香。

       腌咸菜他在行,老伴在世的时候,也是他腌咸菜--咸萝卜、咸豇豆、咸榨菜、咸黄瓜、咸丝瓜、咸刀豆、咸辣子…全会腌。他腌的咸菜黄滋滋、香喷喷,生的也可以吃。孩子们就他腌的菜下饭,不知多吃几多饭。张瘪头把鱼拖回家,去鳞抠腮剖开,丢弃内脏,洗净,抹一层厚盐,腌上几天。又拿到太阳底下曝晒,晒出油来。然后剁成一小块一小块。再晒,晒干。最后装进围坛罐子,淋上一点白酒,罐口扑水合盖密封(千万不能透气,否则一坛臭肉)。过了一段时间,就可以随时开盖吃鱼了。把鱼放进锅里煎它个两面焦黄,放些葱姜蒜末,那种特殊的香味就出来了。吃饭的时候,看子孙们抢鱼吃,是张瘪头一大乐趣,他高兴的合不拢嘴。当然,他不说鱼是捡的。

        今天,黄道吉日,也是搬家后第一次到富人窠捡破烂。张瘪头特意看了日子,人人对美好生活向往。伤心,失去田地失却经济来源,又不想拖累儿女的张瘪头同志也不例外,也想有个好兆头。到达别墅群的时候,天已黯淡下来,山上雀儿也归了窠,除了远去公园音乐声,再没有其它声音,静静谧谧的。富人窠关门闭户,不见一个人影,若不是路灯和别墅窗户透着光亮,就不会现出一丝活力,就会瘆人。张瘪头和往常一样,停好车,抿一口小酒,然后开始逐个翻拣垃圾桶,找寻他以为有用,并且可以卖钱的东西。中秋节刚过,垃圾桶里大多是一些快递包装盒子和月饼盒子。对于张瘪头来说,有这些东西已经很不错了。最近,纸壳价格疯涨,块把钱一斤,很好呀。张痕头把纸盒撕开,一摞一摞叠好,然后向前走去。

      忽然,他看到前面一个垃圾桶口上,戗一个大盒子,一角插桶里,一角翘桶外。就着月色和路灯,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红色月饼盒子。他心头一喜,这大的盒子能卖几块钱呢。他走拢去,把盒子移出来,有细桌面那么大,包装精美,还没开封呢。托在手上沉甸甸的,显然里面有月饼。张瘪头摇摇头,心里说,现在谁吃月饼呵,不说忘本话,过去这么好的长江港饼,里面全是冰糖碴子,自己也爱吃不吃,最多吃一个两个,何况现在的人。这么大这么精致的月饼,除了应景送人,一点不实惠。送人,人家也不爱吃,到处乱丢,真是一大浪费。这月饼可能也是人家送来的,被人扔了出来。管它呢,拿回家再说,能吃,吃两口,不能吃,也丢掉,反正盒子能卖钱。黄道吉日到底不一样,捡了差不多二十来斤纸盒子。张瘪头把这些纸壳拢到车上,高高兴兴转回家去。

       回到家中,他首先拆开月饼盒子,一股香气扑鼻。盒子大,月饼不大,都用油腻腻的白纸裹着,摞的整整齐齐。他好奇地把饼子一个一个拿出来,点数,看有几多个。忽然,手感有些异样,一瞧,形状也不同,那些饼子呈圆形,而这个饼子呈长方形。拆开一看,霎时惊呆,头嗡嗡响。列位看官,你道是啥子,张瘪头这样子诧异。里面不是月饼,而是两沓子红钱。两沓子呀,银行封条都在上面。他颤抖着手仔细清理一遍,这样的包装饼子有十个,就是说有二十大沓子红钱。张瘪头害怕了,他一生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第一念头报警,他不贪心,不是自己的东西他从来不要,虽说穷,但穷的硬气。过会儿冷静一想,不行,贸然报警岂不害了人家?人家也不容易,或想个工程,或想升个官。其实,做生意、做官和自己捡破烂异曲同工,都不容易,都要动心机。自己摸出门道,晓得黄昏时间捡破烂。他们也摸出门道,晓得月饼盒子藏钱送礼。可惜收礼人不懂暗藏的玄机,有可能是新手,也有可能收红包收惯了,不习惯曲线迂回。难不成干工程的,都是送礼送来的工程?难不成当官的,都是送钱升迁起来的?张瘪头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失望,莫名的对官人起了鄙夷之心,有何了不得?有何真本领?无非钱送的多而已,其本质不如一个捡破烂的呢。

       张瘪头又想去别墅群寻找失主,也觉不妥。扬名诏诏找人,哪个失主承认?就是承认也埋怨自己多事,同样也害人家。左不行右不是,钱成了烫手山芋。张瘪头无奈,只好自己藏着掖着。他一生不昧良心,这一次没有办法,无可奈何,不得已昧良心。只是苦了送礼的,自以为聪明,送了厚礼,哪知道送出去的钱,犹如石头扔进水里,泡不冒一个。

       捡破烂的张瘪头意外发一笔小财。不,对他来说是发了一笔大财。凭他捡破烂,捡过十年二十年,捡到胡须拖鸡屎也赚不到这么大的一笔钱。

       有了钱的张瘪头和过去一样,踩三轮车,喝小酒,到富人窠捡破烂。甚至比以前更勤更密。几乎每个黄昏都看到他的身影。他希望有人来问,师傅,你捡到一个大红色的月饼盒子没有?这样他会毫不犹豫把钱还给人家。并且希望丢盒子的人告诉他,钱退给送礼者了。那样他会安心,他会守口如瓶,不告诉任何人。人活着不容易,有钱的做官的和捡破烂的,虽说身份不同,但归属一样,最后都是一捧黄土,他想得开。可是,没有人找他,到现在也没有人来问。张瘪头有钱,却不高兴,他很失望。


        (纯文学作品,莫对号入座哈)








image.jpg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发表于 2017-10-27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老师的文要留倒慢慢欣赏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7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描写的入木三分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6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在编故事讥讽现实,入木三分!~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5 23:19 蕲春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还是那个天,地已不是自己的地。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