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查看: 10118|回复: 7

《那个叫小草的小媳妇呃》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DC6B4410-39D9-4803-B776-9F43057C5DCB.jpeg

            那个叫小草的小媳妇呃

                   文ll杨子江

                        01

        山里头有户人家。这一家只有两口人,父亲和女儿。父亲叫什么呢?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叫他大名,好像打娘肚子出来就不应该有名字。他从小失去父母,吃百家饭长大。风里来雨里去,泥一脚水一脚,在风日里劳作,在大山里猎物,在土地里刨食。故性情像大山一样沉稳,性格像山风一样淳朴,脚手像树皮一样皴皱,皮肤像泥土一样黢黑。小时候就黑,脸上老黑老黑。年龄大了更黑,老黑,老黑。众人叫他老黑。

      老黑忙时种田,暇裕猎野物挖草药。猎物他是一把好手,不用猎枪不下药,用铁夹子下套,夹野猪、野兔、豺狗……野鸡、野鸽、斑鸠……野鸡、斑鸠当然不用套子,用铜蚱蜢。铜蚱蜢金晃金晃的,像一个活蚱蜢。把它丢到山里的草坪上,那野鸡看见了喜滋滋的下来就是一口,死命的一啄,嘣,铜蚱蜢的硬簧绷开,撑住了鸡的嘴巴,野鸡发蒙发晕,叫也叫不了,飞也忘了飞,老黑上去一把薅住。老黑为人忠厚老实,而立之年尚未成亲。那年下山卖完山鸡野兔,回来的时候遇到一名饿倒在路头的女子。老黑救醒她来,带回家中,吃饭、洗澡、换衣。做完这些事,那女子精神好些,虽然满脸菜色,但模样周正,一头漆黑的浓发拖到屁股,挺鼻梁,大眼睛,老黑看呆了。

       那女子告诉老黑,她是外省人。成亲不久,丈夫迷上摇骰子,输了,输了…输了就借码子的钱,利息滚利息,欠了好大的一笔赌债。码子穷尽方法来追债,丈夫无奈投江自尽,连尸体都没有找到。码子不依不饶,扬言要卖她抵债。她走投无路,只好出来要饭,山死山埋,路死路埋。老黑欷歔不已,把自己情况和盘托出,两人攀谈投机,那女人表示愿意跟着他过。她叫细姑儿--她那里,很多人叫姑儿,大姑儿,二姑儿,细姑儿。

       老黑和细姑儿生活得很幸福,很恩爱。不久,细姑儿就身怀有孕。十月怀胎,翌年三月,瓜熟蒂落。那细姑儿也是命苦,临盆难产,一天一夜,孩子就是生不下来。接生婆又是找人抱腰着力,又是跺脚呐喊鼓劲,急的满头大汗。老黑在外面不停地"走柳",给祖人烧香、磕头、化纸。把前后门大开,把窗户纸撕开。甚至把自家灌满雨水准备开犁下秧的田阙也扒开,田里的水哗啦啦的流淌。当老黑回到家中,孩子终究是生下来了,是一个女孩。但细姑儿下身却像田阙淌水潺湲流血不止,死了。

       老黑悲痛欲绝,怪罪自己不该把田阙挖开,不该让田水流淌。一直到细姑儿下葬,内心始终凄然,难以释怀。那接生婆劝道:生死在命,富贵由天。命中有寿万万年,命中无寿莫强求。她载不住福,倒怨不得旁人呃。老黑不停地叹气。接生婆又说:细姑儿有情有义,给你留下一条根儿。你看这个孩子吧,长得爱死人,这鼻子,这眉眼,这小嘴和她娘一模一样呃,一点儿也没有走样呢。老黑看一眼女儿,心头稍许宽慰一些:苦命的孩子,叫什么好呢?接生婆叹息一声:伤心,出世就没个娘,没娘的孩子像株草。又生在三月,正是小草萌发的季节,我看就叫小草吧。

                     02

       细姑儿给老黑留下的一块肉,留下的一株小草,老黑实在是疼得不行。没有奶水,用米粥糊儿和山鸡野物汤哺养,终日驮到后背头下田劳作上山猎物。小草也如同一株小草,孱弱而又顽强。她很少生病,三岁可以爬山,四岁能够拾柴。老黑发心不再续娶,也无能力续娶。老黑做爹又当妈,和女儿相依为命十几年。他不让女儿担柴挑担做重活,小草不到13岁就学会了捡柴、挖药、插秧、割谷……洗衣、做饭、扫除、养猪、养鸡鸭鹅,样样拿得起放得下。还能够用铜蚱蜢撑住山鸡嘴巴,一把薅住有口难言的野鸡呢。

        小草能够持家,照顾父亲,没娘的女孩贴肉。父亲病了,她煎好汤药,双手捧到父亲的手里,看着父亲咕噜咕噜喝完。又抓一把柴禾塞进灶膛,熬一碗姜糖水让父亲喝下。她把平时积攒的豺狗皮、黄鼠狼皮拿到集市卖了,换了钱后就到屠夫佬的摊前站定,挑肥拣瘦地买来半斤四两猪肉,用两根小草扭着拎着回家熬汤炒菜,调理父亲口味。做饭炒菜要柴禾,小草捏个竹筢,上山筢松针丝、桐梓树叶、山茶树叶…掰山茶树枝桠。把松针丝包在稻草里扭成把子,叠整齐扎成捆,一捆一捆,很多捆,老黑就把它堆码成高高的柴积。松针丝引火快,火头炽烈。山茶枝无需晒干,青翠枝叶直接塞进灶膛,火焰即刻发红发绿,嗡嗡作响,那是在燃烧茶脂。

      高吊田岸柴禾多。长满了芭茅草、蓑衣草…皮树、栗树、栎树、苦楝树等树的稚条。还有水竹篁荆棘条儿,还有带刺的蒺藜,还有隐藏的马蜂窠。人小鬼大的小草捏一根木棍子"打草惊蜂",发见了蜂子颉颃,就用手从烂泥田里搲起一团黏泥,瞅准那马蜂窠儿,着力朝上面摔去,吧嗒的一声响,那马蜂窠儿就被死死地黏附在岸壁上。那些马蜂儿到死也不明白--老天爷呀,只晓得你下雨下雪,哪还下泥巴呃?早知如此,肯定想应对的招术。

       小草割柴,用镰刀刈。一只手攥紧茅草,一只手挥动镰刀,觅兜儿刈。遇到粗枝硬柴,就用柴刀儿砍。割完柴的高吊岸看起来光光溜溜,就像人刚剃过头一样,精精神神清清爽爽。老黑把这些柴禾叠码起来,门口叠起几个大柴积。黄昏里头黑影憧憧,像一个个又高又大的怪兽。有了柴禾,生火煮饭,熬斑鸠汤,炖野鸡肉。热天烧水洗澡,冬天生火取暖。三间草屋,一间老黑住,一间小草住,中间是一个小小的堂屋。屋内温暖--时常漾起野物肉汤的香味。爷儿两个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正合门口那副万年红春联的意境:

            向阳门第春常在
            积善人家庆有余

                      03

       小草16岁了,长得极像她娘,跟她娘像一个模子里托出来似的。大大的眼睛里,白眼珠海水青,黑眼珠葡萄黑,忽扇忽扇能说话。鹅蛋脸,高鼻梁,皮肤凝脂白,手腕如藕节。一头黑漆浓发,一根麻花长辫,辫子蓬松披纷下来,辫杪子扫到地上,像一匹黑缎子一般。平时,她把辫子盘到头顶绾成发髻,用一根长长的白色簪子固定住。通红发根,高高髻子,长长银簪,白晳皮肤,精致五官。穿着老黑用兽皮换来的那件蓝色丹士林褂子,浑身上下,如同出水荷叶,看的人神清气爽。

        上垸油匠的儿子时常来借一条扁担,借一把锄头,来了就不走,无话也找一些话说。 小草上山捡柴去,下垸弹匠的儿子好像无意间碰到似的,拢来就要帮忙。小草到那集市去,老远听到哐铛哐铛的锣声,那是耍猴戏的场子。小草走近去看,旁边就有几个愣头青拢来。猴子翻斤斗,猴子拉小车,猴子开箱戴官帽…众人大声喝彩,小草也拍着手笑。那几个愣头青嘴里大声叫着好,眼睛却都朝着她看。小草到庙堂烧香去,那几个年轻和尚看到她,走路的步子也快些,面颊也潮起一层红晕,目光也躲躲闪闪。心不在蔫拈香点火,恍恍惚惚怔怔愣愣,内心是不是翻江倒海,是不是后悔出了家做了和尚?不知道。垸里的贾媒婆时常到老黑的家中来,嘴角叨着一根香烟,说话时那一根香烟就不停的抖动。老黑呀,老油匠的家庭确实殷实呃…老黑呀,老弹匠的儿子模样周正呃…老黑呀…老黑呀…贾媒婆像一只雀鸟,咭咭呱呱,不停的聒噪。老黑不紧不慢:这个,这个要小草拿主意。但是小草没怎么往心里去。

       小草学做鞋子学纳袜子底儿。时常到上个屋的郑个娘家里去向她请教,郑个娘有一手好针线活儿的手艺,做的鞋像鞋子,纳的底像底子。她也是一个苦命的老人,老伴早年走了,唯一的儿子山伢子却被拉了壮丁,当兵走了。小时候,山伢子和小草是一对玩伴,捉野鸡,掏鸟卵,捡柴禾…又一起念了几年的书,两小无猜。山伢子也写信回来,他差不多两个多月写回一封信。信来了,郑个娘脸上就有了笑容,就叫小草念她听。小草知道山伢子到了东北,时常打仗。郑个娘提心吊胆,小草也担心。郑个娘问:东北有多远呃?一天能不能走到呢?小草说:东北老远老远呃,雀儿几个月也飞不到,人一年也走不到呢。郑个娘听了,叹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呀?小草,你给山伢子写信,叫他凡事多一个心眼,早日平安回家,娘等着他回来闭眼睛呃,娘还指望他送我上山呢。你就跟他说娘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就说小草也想他。小草脸红了,忙找纸捉笔给山伢写信,写好长好长的时间,写着写着写脸又红了。信写完,她拿给郑个娘看。郑个娘夸她写得好,说她的信写得好,字也写得好,很黑。

        小草聪明,针线活儿一学就会。小草会放鞋样子了,无需用脚去丈量,瞄一眼就在纸壳儿上面去放样子。她做的鞋子,老黑穿着既合脚又养脚又好看。小草纳袜子底儿的时候,首先画花描花,画牡丹花、栀子花、石榴花、荷花…画鸳鸯戏水,画比翼双飞,画丹凤朝阳……然后用红丝线、绿丝线、黄丝线……一针一针地纳。针脚匀称,颜色鲜艳,活牡丹花,活石榴花…鸳鸯在戏水,鸟儿正颉颃…小草纳好多双,都装在床头那个小樟木箱子里。她时常拿出来看一看,比划比划,想象山伢子脚丫子的大小,都按山伢子脚丫的大小尺寸放样子,小草放的鞋样子特别准。小草没有了娘,自己准备嫁妆。她看着那鸳鸯戏水图儿,睫毛忽扇忽扇的,脸蛋红扑扑的,自个儿抿着嘴笑。小草时常和山伢子通信,两人早已私订终身。

      小草十八岁时,老黑瘫痪了,风湿病。没有父母的孩子,小时候不晓得当承自己,淋湿的衣裳也不换,泥一脚水一脚的,哪知道老来得病呃。不到50岁的人,走路杵双拐杖,左脚稍微还有一点力量,右脚完全瘫痪了,脚腕子的筋骨扭成一团,着一丝的力气都庝的不得了。小草挑稻、担粪、车水、扬谷样样来,学会了犁田、耙地、堆垛…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她负起了家庭沉重的担子。老黑看在眼里,疼在心头。

         郑个娘也病倒了。山伢近两年没有写回来一封信,没有一丝的音讯。郑个娘天天眼巴巴地望着东北的方向,嘴里喃喃的低语:东北,东北…贾媒婆又到老黑家里来找小草,香烟在嘴唇上抖着:我说小草,山伢子天天打仗,两年没有音讯,怕是回不来了呃。上垸油匠的儿子还在等你,下垸弹匠的儿子也还在等你,只要你开口,任你选呃。小草说,我一辈子不嫁人呃,你老尽心费力了呃。一句话就把那个贾媒婆噎了回去。

       小草一个人种两家的田,上午在自家的水田薅草,下午到郑个娘…不,现在改口了,叫娘。小草和娘说了,她要等山伢子,生是山伢子的人,死了是山伢子的鬼。两位老人都病了,都要吃药,都需要钱。小草把老黑猎野物的铁夹子找了出来,把铜蚱蜢也翻了出来,擦拭得锃亮锃亮。上山去夹野猪,夹豺狗…薅野鸡。天不亮就下山赶集,把野物卖个好价钱,然后拿着钱赶紧去买了药。买完了药,她顾不上吃饭,风风火火急急忙忙往回赶,家中有两位老人等着她回去照顾呢,两家的田两家的地等着她回去打理呢…她连走带跑,气喘吁吁,脸蛋红扑扑,睫毛忽闪闪,眼神显得更加深沉更加坚定了。她晓得,现在她不仅是一个姑娘,更是一位小媳妇。

      她是一个好媳妇。

      小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山伢何时归?

(2018年5月4日修改于茅草庐中)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5-4 21:53 蕲春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伢快快归,有一个人心心念念在等你。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4 23:12 蕲春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你个杨了江畔,害得我自已的急着不了,还要替山伢着急……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5 11:26 蕲春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学功底很厉害呀,估计爱好就是写文章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6-13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物,有故事,有悬念。给杨老师点赞!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